澳门银河

媒体报道

中国煤炭报 刘德政:73年听党话,跟党走

作者:梅方义 薛丽丽     时间: 2019-08-02     点击:2312次    分享到:

中国煤炭报  2019年08月01日  3版



刘德政:73年听党话,跟党走


梅方义 薛丽丽

近日,陕西煤业化工集团韩城矿业公司离休干部刘德政获得陕西省“最美退役军人”的称号。

刘德政今年91岁,这位拥有73年党龄的老共产党员每年要过两个生日,一个是2月4日自己的生日,另一个就是7月1日党的生日。因为在刘德政看来,共产党给了他第二次生命。

从送鸡毛信到参加开国大典阅兵

刘德政,1929年2月出生在陕西米脂县一个偏僻山村,孤儿。

为了生存,1939年冬,刘德政从家乡只身来到延安。1940年1月,经部队批准,他在延安正式入伍参加八路军。1943年,刘德政由于政治可靠,历史清白,经组织推荐参加了陕甘宁边区保安处情报保卫干部特训班,系统学习了保卫技能和情报侦察基础知识。后来,刘德政成为时任八路军总部秘书长申伯纯的专职警卫员。1944年,刘德政被组织分配到陕甘宁边区政府交际处(实是中央外事办,负责当时党中央对外接待及统战工作的部门),任保卫员、招待员。1946年,申伯纯在就任晋冀鲁豫边区政府总参议长的路上,骑马时因一只喜鹊使马受惊,马前蹄当空扬起,马叫声响彻上空,当时年仅17岁的刘德政说时迟那时快,一个箭步冲上前,牵住马缰绳将马在悬崖边制服,使申伯纯幸免于难。此后,申伯纯的妻子郭西每每提起此事对刘德政都非常感激。

在贺龙见证下入党、骑自行车给毛主席送信,这些都是刘德政作为警卫员的一些传奇经历,而最令他难忘的有三件事。

第一件事是1948年10月的一天,时任华北军区敌工部长黄敬和副部长申伯纯急召时任正排级警卫员刘德政,将一封鸡毛信交给他,让其骑黄敬的名驹“黄骠马”即刻出发,将信亲送中央驻地西柏坡朱德总司令,不得有一丝一毫的耽误。同时,他们告知刘德政送信后不要返回石家庄,直接到河北衡水集结。刘德政当时不知何事,但让他骑黄敬的名驹“黄骠马”送信,说明这封信一定非同一般。事不宜迟,刘德政飞速赶往目的地,顺利完成了任务。事后,刘德政才从申伯纯口中得知,此信是北平国民党傅作义部队偷袭石家庄和中央驻地的绝密情报。几天后,毛主席、朱总司令亲自布局演绎了现代版“空城计”,一举粉碎了国民党偷袭的阴谋。

第二件事是参加开国大典阅兵仪式。1949年1月,北平和平解放。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协议》签字正式生效。当天深夜,周恩来副主席在中共中央驻地西柏坡村急召申伯纯、齐燕铭、金城、周子健四人并亲自下达任务,决定由他们四人组成中共中央首批进京人员,即刻行动,连夜出发,为党中央入迁北平打前站,筹备新中国政治协商会议事宜,申伯纯任中央接待处处长,负责接待参加新政协会议的民主人士。刘德政也随同进京,见证了接收中南海的全过程。在筹备新政协会议期间,刘德政看到华北军区后勤部汽车学校招生简报后,向申伯纯请求去参加学习获得批准。当时的汽车学校将学员分为五个分队,其中有四个技术分队,一个干部分队。四个技术分队中的第一分队被分到坦克部队,第二分队被分到汽车团,第三分队被分到空军,第四分队留校任教。举行开国大典时,中国人民解放军还没有正规的军校,华北军区后勤部汽车学校接到命令,让该学校学员参加开国大典,在北京天安门前接受检阅。刘德政所在的第三分队作为空军特种机械部队接受检阅。时年20岁、身高1.78米的刘德政被安排在受检部队的第一排,出色地完成了这次特殊的任务。说起这事,刘德政老人一脸的自豪。

第三件事是参加抗美援朝机场援建。1952年,刘德政所在的空军航空机械部队接到中央军委在南京建机场任务不到两个月,一天突然接到紧急命令,刘德政所在部队将作为抗美援朝的先行部队承担建设朝鲜平壤平东机场的任务。一次,他们正在机场作业时,遭遇美军轰炸,一下子牺牲了十几个战友,刘德政死里逃生,但震耳欲聋的轰炸声让刘德政失聪了。后来,刘德政被召回国治疗,经半年多的调养才渐渐恢复了听觉。回忆起在朝鲜呆的2年,刘德政说:“那时,能活着回来就是万幸,以后活的每一天都是赚来的!”

从部队转业到支援三线建设

1955年,刘德政从部队转业。本着哪里来哪里去的原则,刘德政从北京空军部队转业回到了陕西,在陕西省公安厅九处工作。

在这里,刘德政遇到了延安保安处情报保卫训练班的战友们。经过战争的洗礼,岁月的沉淀,大家都感觉到能活着,还在一起工作,是命运的厚赐。刘德政和大伙的感情特别好,很亲密。担负预审侦查任务的他,每天都兢兢业业完成组织交办的各项任务。有一次,刘德政和党彦发等一起破了一个轰动全国的敌特大案,受到了上级的嘉奖。

1958年,响应国家号召从大城市支援三线建设,陕西省公安厅有数十人听从组织调遣支援煤炭工业和石油工业建设,刘德政由西北煤管局派遣至铜川煤炭基本建设公司任会计。1969年,运行了多年的公司宣布撤销,对所属人员进行分流。1970年,韩城矿务局二次上马,全国各地的人纷纷来到韩城,支援韩城建设。刘德政也和时任铜川煤炭基本建设公司负责人的母其征、孟启模等一起来到了韩城,在韩城煤炭指挥部(即韩城矿务局前身)供应处汽车队任队长。当时,韩城矿区全部运输车为35辆,运输力量不足。有一次,桑树坪矿井下坑木告急,刘德政和同事们一起往返20多公里,解了燃眉之急。刘德政后又到供应处总库任主任,一直到1989年离休。

从北京来到韩城,在刘德政看来是很正常的事。“我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刘德政说。

名符其实的党员之家

离休后的刘德政一点也没闲着。他给他原来的单位——空军政治部写过信,谈自己对改变陕北农作物种植的看法;汶川地震了,他主动向灾区捐款捐物;在每年韩城矿业公司举行的离退休老干部座谈会上,他都对企业发展提合理化建议和意见。

“我父亲在生活上有两个特点,一个是太严厉,另一个就是太抠门!”当问到刘德政作为父亲都有哪些特点时,他的儿子刘兆义笑着说。

据刘兆义介绍,刘德政在教育孩子方面很严厉,认为男孩一定要去部队锻炼。于是,刘兆义弟兄俩刚一高中毕业,就先后去兰州军区当兵,刘兆义是汽车兵,弟弟是炮兵。

经过几年锻炼,刘兆义转业回到了韩城矿务局工作,他弟弟转业后去了韩城市公安局工作至今。在刘德政的影响下,儿子、儿媳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们的家成为名符其实的党员之家。

“生活用品他是什么便宜买什么,从不浪费一分钱。‘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一直是父亲的口头禅,他也是这样做的。特别是我母亲1973年去世后,我们几个孩子的衣服都是我父亲亲手修补的。我们几个小时候也从没买过袜子,都是父亲一针针一双双用手织成的,那线码和机器织的有一拼!”刘兆义说,“想起父亲过去所做的一切,我们现在怎么孝敬他都不过分。”

尘封已久的盒子

入了党以后,刘德政按照规定交纳党费,一分都不少。他对党始终充满感激,感觉党和政府及企业没有亏待过他,在医疗、用车等方面给予他特殊照顾。他觉得,共产党真是太好了。他对现在有个别干部不顾人民利益胡作非为的行为十分看不惯。“现在的年轻干部业务能力都很强,但应该多加强政治学习不忘本,听党话,跟党走,错不了。”他语重心长地说。

在采访快要结束的时候,刘德政突然起身说:“稍等一下。”不一会儿,他从房间里拿出了一个有些陈旧的盒子,吹了吹盒子上的灰尘,轻轻地打开,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件拿出来摆在了桌子上。一件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政治部1953年7月23日颁发给刘德政老人的革命军人证明书;一枚199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发给老人的献给共和国创立者勋章,一枚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五十周年时陕西省委颁发的特别勋章;还有一张已经发黄的1979年7月31日的《人民日报》,上面的标题是:五届政协常委、国家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顾问申伯纯同志追悼会在北京举行,叶剑英邓小平等同志送花圈,乌兰夫同志参加追悼会;还有一本由申伯纯编著的《西安事变》。



上一篇:陕西日报:一个“北移人”的初心和使命——... 下一篇:陕西日报:澳门银河集团首届文化艺术节原创诗歌...